首页| 橙衣鲁能| 山东男篮| 国内足球| 天下足球| 篮球世界| 综合体育| 评球论足| 山东论坛
鲁网 > 体育频道 > 国内足球 > 正文

粤媒:蔡振华离任加速足协改革 各级国字号急需成绩

2018-09-05 09:12 来源:广州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进入9月份,中国男足国家队、U21国奥队、U19国青队、U14国少队四线出击参加多项国际比赛,未来他们都肩负着不同的重要比赛任务。与此同时,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调离体育系统已经坐实,这也意味着中国足球将进入一个新的战略布局阶段,各级国字号队伍的成绩,依然是“后蔡振华时代”的重中之重。

  进入9月份,中国男足国家队、U21国奥队、U19国青队、U14国少队四线出击参加多项国际比赛,未来他们都肩负着不同的重要比赛任务。与此同时,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调离体育系统已经坐实,这也意味着中国足球将进入一个新的战略布局阶段,各级国字号队伍的成绩,依然是“后蔡振华时代”的重中之重。

  亚运会篮球成功刺激足球

  蔡振华离任加速足协改革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离任”的消息已经风传了一段时间,随着蔡振华8月份已经到中华全国总工会报到,该消息已经坐实。蔡振华的具体职位并未公布,因为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副主席的人选需经中国工会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而中国工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还未召开。

  蔡振华本来被外界看好于2016年接替刘鹏出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但后来该位置被原不属于体育系统工作的苟仲文空降担任。苟仲文上任之后,对整个体育系统进行了雷厉风行的改革。蔡振华的调离,既对体育系统是一个重要的人事震动,也释放了中国足球下一步改革方向的重要信号。

  蔡振华还兼任着多个重要协会的领导职务,其中在足协担任主席。2017年6月,中国足协紧急召开有关协会人事变动的会议,刚刚升任体育总局局长助理的原田管中心主任杜兆才出任足协党委书记,和蔡振华平级。而作为足协主席的蔡振华本人当天没有参会。事实上,此后蔡振华基本就在足球界的公众视野中淡出了。

  如今蔡振华调离体育系统,中国足协主席一职必然要重新改选,而中国足协的全国代表大会从去年拖到现在还没有召开。可以想见,在中国足协顶层人事布局确定后,中国足球的改革将更加坚决地以总局目前的思路展开。

  中国篮球刚刚在雅加达亚运会上包揽4枚金牌的佳绩,对中国男足的改革也成了一个重要的刺激。在姚明主导下的中国篮协和中国篮球国字号球队建设的改革,将成为中国男足下一步改革借鉴的措施。“专业人做专业事”的团队搭建、国字号教练员和球员的选拔模式,都将是重点突破口。

  国家队不再是“练兵场”

  各级国字号都急需成绩

  事实上,俄罗斯世界杯结束之后,中国足协已经在全国各地组织了投资人和地方足协进行调研,调研主题直指如何快速提高国家队的水平,以求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世界杯上取得成绩突破。

  虽然接受调研者大多针对青训、联赛、产业等方向给出了建议,但中国足协的根本着眼点还是国家队的成绩。

  进入9月份,里皮率领的国家队开始启动2019年亚洲杯的备战。9月8日、10日两场西亚拉练的热身赛,对手分别是卡塔尔队和巴林队。从这次选拔的国脚来看,老球员占了绝大多数,郑智等老将依然是里皮眼中不可或缺的核心人物。这意味着,国家队明年参加亚洲杯必然面临明确的成绩压力,里皮不但不会再以“锻炼新人”为目的,他的团队也很难再以为下届世界杯完成新老交替作为首要出发点。

  U21国奥队昨晚起在云南展开四国邀请赛的赛程,虽然这次比赛由中方教练沈祥福指挥,但荷兰名帅希丁克已经抵达现场考察,他将与中国足协就下一步出任国奥队主帅的问题进行具体磋商。显然,从这次亚运会日本队、沙特队等亚洲强队的U21队伍水平来看,中国队要完成杀入2020年奥运会的难度甚大。从之前的孙继海到如今的沈祥福,U21国奥队的组建已经落后于亚洲同年龄段球队。

  U19国青队目前在泰国曼谷参加一项邀请赛,从今天开始将接连对阵阿联酋队、约旦队和泰国队。U19国青队此前的主帅贾秀全5月份调去中国女足,目前队伍由成耀东率领。对于U19国青队来说,参加今年10月份的亚青赛,争取杀入2019年波兰世青赛是十分迫切的成绩任务。

  中国足协今年还成立了从U13到U17共5个年龄段的国家集训队,每个年龄段都分为红、黄、蓝3队。红队由足协特聘的国际、国内最高水平教练带队,黄队和蓝队分别为年度青少年U系列联赛或者青超联赛冠军和亚军。各年龄段的红、黄、蓝3队每年将一起与一支特邀球队进行单循环赛事,胜者可优先选择参加下一年度的国际赛事。

  目前,以2004年龄段球员组建的U14国家队正在西班牙教练的率领下,在武汉参加一项水平最高的亚洲邀请赛,他们是明年9月份展开的第19届U16亚青赛预选赛的适龄参赛队伍。

  外籍主帅不由俱乐部埋单

  要签阶段性成绩挂钩合同

  据悉,中国足协对国字号外籍教练团队的聘用,今后将全部由自己出资承担,像卡马乔、里皮这种“俱乐部出钱、中国足协管理”的模式将不复存在。

  国足主帅里皮的年薪超过2000万欧元,此前国足主帅卡马乔团队的收入也有税后430万欧元,这次希丁克团队的税后年薪可能低于400万欧元。

  未来,中国足协将以成绩为导向,与外籍教练团队签订明确的阶段性目标合同,价钱也不可能再开“天价”。以希丁克为例,在双方都已认可年薪的情况下,中国足协至今没有官宣,或许和合同年限与阶段性目标的制定有一定关系。

  按照2020年东京奥运会预选赛的赛程,2019年3月份开始第一阶段预选赛,依然按照东亚大区和西亚大区展开,每个大区分5组,每组4~5队。除了小组第一肯定出线之外,10个小组第2名中成绩最好的5队,再加上东道主总共16队,参加第二阶段比赛。

  由于在今年1月的常州U23亚洲杯中未能小组出线,中国队只进入了第二档,能否顺利小组赛出线继而参加2020年年初的U23亚洲杯正赛,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